杨洁导演的艺术人生,永远定格在了86版《西游记》中

谨以此文悼念杨洁导演。

今天最让人悲痛的消息莫过于86版《西游记》的总导演、制片人杨洁女士的逝世。

杨洁导演是15日离开的,享年88岁。

我的朋友,仕图的熊太行老师有一段时间做86版《西游记》的解读,经常提到:吴承恩老师是难以超越的天才,而杨洁导演也是当世的高人。

我想,这么夸赞,并不过分。

社交平台上,六小龄童、李冰冰、小宋佳等多位明星发文悼念,网友也纷纷点蜡烛为杨洁导演送行。

杨洁导演是湖北人,祖籍四川,原名叫杨豫华。1949年6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青岛市,作为青岛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的杨洁向青岛市人民发出了第一条“青岛解放”的消息。

1954年她从青岛人民广播电台调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。

1958年进入中央电视台,1961年开始担任央视戏曲节目导演,同年执导的京剧《香罗帕》在1981年被评选为全国优秀电视艺术加工文艺节目。

1976年参与为毛主席录制传统戏曲曲艺节目,并在湖南拍摄过湘剧传统戏《追鱼记》等上百个湘剧剧目。

1980年,杨洁第一次执导电视剧《崂山道士》,从此开启了电视剧导演生涯。

1982年-1988年历时6年时间拍摄完成《西游记》,该剧自1986年起播出,霸屏30年之久,并获1988年全国电视剧飞天奖和《大众电视》金鹰奖特别奖,杨洁也因此入选新时期(1978-1987)全国影视十佳导演,并名列十佳电视导演之首。

2013年,杨洁出版个人首部回忆录《敢问路在何方:我的30年西游路》。

2014年出版个人首部自传《杨洁自述:我的九九八十一难》。

杨洁的小姨(妈妈的三妹)危拱之曾是叶剑英的妻子,后在延安去世。虽然她有叶帅这样的“亲戚”,但事实上她的人生路也并不顺遂。杨洁并没有因此逃过一系列的政治运动,而她的丈夫王崇秋比她小了整整14岁,也是《西游记》的摄影师。

拍摄《西游记》时,甚至饱受质疑:一个戏曲导演怎么能拍电视剧?

可以说,在资源、技术、设备、资金等有限条件的情况下,杨洁导演在讲述着师徒四人历经“九九八十一难”前往西天取经故事的同时,也带领剧组克服着拍摄过程中的“八十一难”。

最终不仅为中国电视史贡献了一部经典的电视剧,更为无数人的童年带来了一段有趣难忘的回忆。

一个摄影师一台摄像机,25集电视剧拍摄耗时6年,霸占银屏30年,迄今已播放三千多次,足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然而通过复盘86版《西游记》中涉及到的“黑科技”后就会发现,这些现如今看起来制作粗糙且落后的“特效”背后,凝聚着整个剧组渡难取经的“西游”精神。

西游黑科技之一:蓝屏抠像

在《西游记》筹备拍摄的阶段,虽然当时好莱坞的特效已经达到了《机械战警》的水平,但中国的电视特效制作技术尚处于方兴未艾之时。

《西游记》中孙悟空拥有72般变化,上天入地无所不能,唯有通过蓝幕抠像实现。

据说,当年为了收集天空、云彩等素材,好不容易得到一次航拍的机会,摄影师就用绳子和皮带把自己捆在飞机舱门边上,趴在飞机门口进行拍摄,这才使场景看上去更加真实。

不过背景有了,抠像也不是个简单的工作。中央电视台从美国进口了一台ADO特技机,才完成了许多合成镜头。而无法用机器实现人物的放大缩小的部分,就利用视觉的错觉原理,再一寸寸抠像。

《除妖乌鸡国》里孙悟空变成小猴子

蓝幕抠像最忌讳颜色冲突,这个道理也是拍着拍着才知道的。为了配合剧中人物五颜六色的服装,背景幕布也只能做了各种颜色,以备更换挑选。

有时候颜色太杂了,还要多次合成才行,比如最后一集老乌龟驮师徒四人过通天河的镜头,就是四个人分别合成的。

《西游记》中龙宫的镜头同样是借助抠像完成。龙宫的场景全部是室内搭建,在播出的相关剧集中,无论是近景,还是远景,都可以看到后方的深色背景布。

但大多数时候大家使用的还是土办法,比如《西游记》要表现巨灵神的高大,仰拍效果不好,剧组就先挖了一个半米深的坑,让摄影师趴在坑里拍。

可后来剧组发现,所有的人都象纸片一样,不是立体的,根本不敢转动,《计收猪八戒》和《三打白骨精》里有几个镜头特别明显。

二维的“纸片人”白骨精

剧组反复尝试也找不到解决办法,后来才晓得,因为有种软件没有买,所以立体的效果无法实现,而这种软件要5万美元。没时间也没钱补救了,所以《西游记》里很多场景是纸片人。

现如今中国的资金、技术实力达到一定的水平了,抠像功力却并未迎来质的飞跃。

《花千骨》、《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》等热播大剧的特效水平都曾被网友吐槽,甚至表示“《盗墓笔记》带给我的伤害,得看10遍《西游记》才能弥补”。

西游黑科技之二:吊威亚

“我们之前也看过一些日本拍摄的《西游记》影视作品,主要是想研究一下人家是怎么拍的,结果发现他们的故事讲的很糟糕,但是特技非常不错。可是当时我们没有这些技术,甚至我在拍这部电视剧的时候,整个剧组没人知道“威亚”是什么东西,如何运用。”在谈及拍摄的困难时,杨洁导演表示主要的难题是技术上的。

特效让摄像王崇秋非常头疼,碰巧遇到一个香港人说得把人吊起来。但他也是圈外人不懂内里,于是剧组就去香港学习吊威亚。

当时TVB在拍一部金庸剧,杨洁、王崇秋就跑去看,还跟徐小明导演探讨,但时间有限,他们也只简单地看了几天,而且没学到一种关键的“过江龙”技术,就回来照猫画虎。

一开始连专门的钢丝都没有,找了军用的航空跳伞的钢丝。“过江龙”技术是一边猜一边实践,用滑轮原理来模仿的。

因为对钢丝的承重量没研究,拍摄中断过无数次。猪八戒、沙僧都摔过,特别是孙悟空,有次摔得昏死过去。

也不懂怎么在后期抹掉钢丝的痕迹,只能用背景色来给钢丝上色。

西游黑科技之三:氛围效果

烟雾是当时许多魔幻剧渲染气氛的重要道具。《西游记》当时拍摄的烟雾都是请八一厂制作的,带色烟雾则是由八一厂的烟雾师现场进行试验配置而成。

但八一厂对拍摄战争片有经验,神话片却并不一样。神话场景的要求比写实的战争片更加复杂、绚丽、花哨,需要更高的想象力。

天宫戏要用到大量干冰造雾,因为当时没有干冰机,烟雾弥漫的效果则需要工作人员手持干冰瓶子不断晃动而成。

人在干冰里呆的时间长了会很不适,赤脚大仙赴蟠桃会那场戏,拍完后一个场工半天不见人,后来才发现是昏倒在地了,剧组赶紧进行抢救。

西游黑科技之四:摄像

在西方和日本电视台都实现了多机拍摄电视剧的时候,中央电视台给《西游记》配备的只有一台老式的300P摄像机,调焦经常发虚,只有一个三脚架,角度只能平视。

这一台摄像机焦段有限,很多镜头拍不下来。

比如有场戏是公主骑马追兔子,兔子一放开就逃走了,摄像师只好扛着机器在后面猛追,后面是一群助理扛着监视器跟着跑,杨洁跟着监视器跑,就为了这一个追兔子的镜头。

除此之外,没有升降机、没有移动轨、没有高台、没有斯坦尼康,剧组只能发挥想象力来克服困难。

有个镇元大仙升天的镜头,需要从俯视到仰视的角度变化。摄像师便坐在装置着滑轮的竹椅上,吊到二楼,七八个人拉住摄像师滑下来拍摄。

镇元大仙升天

而为了营造孙悟空被唐僧念紧箍咒时强烈的晕眩效果,剧组拍摄时让孙悟空顺时针转,找人扛着摄像师逆时针转,这才最大程度上表现出了紧箍咒的威力。

西游黑科技之五:航拍

“当时尚不知‘威亚’为何物,也没有电脑合成。我们就自创土特技,比如没有柔光镜,就把袜子套在摄影机上拍出柔光效果。为了更好地捕捉大场面,我们请求一架通常用作洒农药的飞机,把我们的摄影师绑上去,进行航拍。结果大家折腾了很久,才发现啥都没拍到,因为技术条件根本达不到。现在想想,够可乐的!”在杨洁看来,但是所有的艰难,都成为了现在特殊的回忆。

拍摄《夺宝莲花洞》时,剧组专门和昆明空军拉了拉关系,办了一台联欢会,送了几个彩色胶卷,这才换取飞机练习时,让摄像师一起登机航拍的机会。

因为空军只有一架撒农药的小飞机,不利于航拍,剧组便把摄像师绑在舱门边上探出去拍摄。

到了拍摄时,所有人换上戏服,看到飞机飞过来了,在山里跑啊跑啊,演得一身是汗。等到摄像师王崇秋从机场回来,才知道一个镜头都没拍到。

西游黑科技之六:电子音乐

30年来,老西游重播3000余次,剧中的音乐和歌曲同样广为传唱。甚至有一段时间,猪八戒背媳妇这样的效果音乐都成为了许多人的手机铃声。

那么究竟作曲家许镜清是如何独自包揽了86版《西游记》的14首歌曲、33段配乐的呢?

1983年春,许镜清正在传达室看报纸,突然接到了西游记剧组的电话,说正在寻找曲作,请许镜清与另外一位作曲家来负责音乐部分,每人一集。

到了六月份时,剧组又请两位曲作共同写一首歌,竞争为西游记配乐的机会,许镜清的作品由凭借《小螺号》成名的程琳录音,剧组普遍感觉很好听,而另一位曲作的作品还未完成,听起来则比较生硬,由此,许镜清就承担起了西游记剧组的全部配乐。

而杨导对许镜清的信任,就是从第一集占领水帘洞的背景音乐开始建立的,在这段时长仅一分多钟的音乐中,许镜清就用了电吉他、弦乐、木琴、电贝司等乐器,表现一个欢乐的花果山,与画面中嬉闹的小猴子相得益彰。

杨导听到后,当即拍板定下了这版音乐:好啊,这就是我要的西游记!事后,许镜清才知道,之前已经有六七个人作曲家写过,但全被杨导否定了。

这一年,许镜清才41岁,正处于创作欲望和精力最旺盛的时期。他一直说,当时的作曲界大师辈出,自己能被剧组挑中,实属“瞎猫碰上死耗子”。事实上,当年的许镜清与老一辈作曲家相比,虽说资历尚浅,却也并不如他自谦的那般声名不显。

“我写音乐没有框架,只要符合需要我就敢用,音乐给你的是想象的空间,固定到框里就不对了,西游记孙悟空首先就是打破框架的,你说他是神仙还是妖怪?”

电音配民乐,贝斯搭木琴,如此大胆的尝试在《西游记》的背景音乐中屡见不鲜,大闹天宫时,杨二郎领哮天犬去咬孙悟空,狗跑的时候有一个慢动作,许镜清竟然用了迪斯科感觉的设计,这样的混搭在当年是相当罕见的。

等到表现车迟国三个道士做法时,许镜清就把三十多个乐队成员关到录音棚里,让他们随便大声说话,再加两倍的复合,呈现出一大片浑浊的声音,再用高音的长号和贝司做出恐怖的音效,把录音师都听得浑身发冷,汗毛直立。

录制西游记序曲时,许镜清大胆启用电子鼓,还发生了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故事。当时中央电视台从录音公司借了两个电子鼓,可操鼓的打击乐鼓手把鼓面敲出很多大坑,许镜清只能偷偷把电子鼓装在盒子里,小心翼翼地还回去,过了一年也没有人来问罪,后来一问才知,除了许镜清,当时没有人用得上电子鼓,多年来束之高阁,已经作废了。

“我想就是怎么样让这个音乐吸引人,什么适合上什么,有人说我是电音的第一人,我觉得鼻祖是否无所谓,但是我就是敢用。”在当时,这份“敢用”的劲头也给许镜清带来了不少麻烦。多亏杨导慧眼识珠,力保许镜清,我们才能欣赏到如此精彩的西游记音乐。

前11集播出时,《北京日报》发表评论,认为用电声描写西游记太嘈杂,主题歌“拉拉拉拉”俗不可耐。

在杨导的鼓励下,许镜清撰文反驳了对方的观点,同样发表在《北京日报》上,从此报纸上鲜有批评之声,但社会上依然众说纷纭。

有些年轻人开始觉得曲子新鲜又动人,而老一代的人依然认为电子音乐是资本主义的“精神污染”。

1986年,全11集播出后,音乐编辑告诉许镜清,领导点名批评了《西游记》的音乐,认为《西游记》是民族的东西,用电声描写并不合适。

最后,还是杨洁导演扛下了一切。

许镜清本人最喜欢的是《女儿情》和《敢问路在何方》,最活泼的是《猪八戒背媳妇》……要说最难产的,还属《云宫迅音》。

作为曲作者,许镜清的声名并不显于众。前几年,年逾古稀的他希望办一场《西游记》主题音乐会,却囿于资金短缺而始终未能如愿。

这,就是整个西游剧组的缩影吧。

不过,即便困难万千,剧组历经艰难,但最终取得“真经”,《西游记》最终还是成为了一部无法超越的经典。

在《艺术人生》一期名为“十年时代故事之特别相聚”的节目中,杨洁导演作为当期嘉宾讲述了许多《西游记》幕前幕后的故事。

在节目的最后,她引用普希金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》的一句诗作为总结,“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将会过去,而那过去了的,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。让我们把那段日子牢牢地记在心坎里,当作亲切的怀念,因为这是一段缘分”。

《西游记》的故事讲完了,杨洁与观众的缘分却还在延续传承,包括我们的童年在内,都将“成为最亲切的怀恋”。

⊙ 以上内容版权归微信公众平台「iNews新知科技 By 冯先生失眠中」所有,如需转载,请务必注明。

精彩评论:0

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

评论成功

评论失败

热门文章HOT NEWS

订阅 "百家" 频道,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

 

百度新闻客户端

  • 扫描二维码下载
  • 订阅 "百家" 频道
  •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
用户反馈